過難關破難題,湖南交通亮新招記者 潘海濤通訊員 李劍雄 張小剛
  2014年,湖南公路水路交通建設發展突飛猛進,交通網絡四通八達,百姓出行更加方便快捷。圖為長韶婁高速公路穿越山區,和鐵路、普通公路構成多重交通網絡。記者 郭立亮 攝
  高速公路通車裡程逼近5500公里,排全國前列,水運通航里程位居全國第三,公路總里程達23.6萬公里,實現了鄉鄉通公路……在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的宏觀背景下,剛剛過去的一年,湖南交通交出了一份驕人的成績單。在這背後,有湖南交通人鼓足幹勁、力爭上游的“拼勁”,更離不開他們銳意改革,大膽創新的“巧勁”。
  實施招投標新方法,投訴率降九成
  在交通建設領域“金橋銀路”的叫法隨處可見,而建設一條高速公路動輒數十億的資金,更是引發各路建築單位的激烈角逐,除了常規利潤,通過暗箱操作獲取幾千萬非法收入的案件更是屢見報端。
  為築牢廉潔“防火牆”,2013年7月,省交通運輸廳出台了《湖南省公路水運工程項目施工招標分類資審隨機分配合理低價法實施辦法(試行)》。省交通運輸廳黨組成員、紀檢組長劉志信表示,新的招投標方法,真正體現了競爭擇優的特點,在搖號的基礎上,現在在中標環節中,還通過增加科學計算權重公式,提高隨機性,避免人為干預因素。
  事實勝於雄辯。省交通運輸廳規劃辦公室統計顯示,新辦法實施以來,共完成7條高速公路項目的38個標段的招投標,其中,國有大型企業中標24個標段,標值102.6億元,占68%。省交通運輸廳廳長劉明欣提供的一個數據更具說服力,2011年至2012年期間,省交通運輸廳監察室接到工程招投標投訴案件達84起,而2013至2014年期間,同類案件降至7起。
  搭建投融資平臺,交通建設有錢花
  一條路就是一條致富路,一條路就是一條經濟帶,公路延伸到哪裡,經濟發展就到哪裡。修路的激情被激發之後,修路資金成為擺在湖南公路人面前第一位的問題。
  在這方面,省公路管理局局長張漢華感觸頗深,過去,公路建設資金主要為銀行貸款,普通公路取消收費後,銀行貸款難度加大,單靠財政難以修路。他告訴記者,現在修一條普通公路的成本約為每公里600萬元,但省級財政資金補助為每公里300萬元,這個缺口倒逼我們必須多渠道籌融資。
  2013年6月,省交通運輸廳在全國創新出台政策,鼓勵市、縣政府建立交通投融資平臺,整合幹線公路周邊土地資源,相關資產升值後,可以反哺公路建設。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肖文偉介紹,截至2014年底,全省各市州縣已建立投融資平臺公司近百家,2014年新註入資產62.53億元,控制用地53210.11畝,融資177.90億元。
  除了公路建設,2014年我省水運建設投資也創下歷史新高。省水運局局長錢俊君介紹,2014年我省水運建設完成投資35.7億元,為34億元年計劃投資的105%,為“十一五”33.6億元總投資的106%。
  拆遷地方總包乾
  徵拆快不超預算
  在交通建設過程中,徵地拆遷也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過去,高速公路徵地拆遷補償款超出概算是常事,甚至路修通了,相關遺留問題還未解決,現在這一難題將得到有效緩解。
  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長吳國光表示,這主要得益於我省於2014年9月首次在全省高速公路推行的徵拆“總包乾”模式。高速公路項目徵地拆遷工作首次由市州政府包乾負責,徵拆資金實行預算包乾制,從而確保了徵拆資金依法依規補償到位。
  2014年全面開工的益馬、益婁、張桑等高速公路,便在徵拆中應用了該模式。其中,益婁高速桃江段的徵拆僅用了22天時間,創造了湖南高速公路單個項目徵地拆遷最短時間,且徵拆費用全在概算之內;邵坪高速項目L2連接線1個月完成徵拆任務,既節省了三分之二的時間,還節省了三分之一的資金。
  提及這一模式對高速建設的好處,益馬高速公司經理付學問津津樂道,推行“總包乾”模式,既賦予了市州政府對預算包乾資金調劑、支配、使用的權力,又明確了政府承擔的相應風險,極大調動了地方徵地拆遷工作積極性,進而確保了工作進程。
  ■記者 潘海濤
  通訊員 李劍雄 張小剛  (原標題:過難關破難題,湖南交通亮新招)
創作者介紹

xudiugfor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